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拜罗依特の废墟

旅行、摄影、历史、随笔、体育

 
 
 

日志

 
 

【争鸣】另眼旁观兴教寺申遗拆寺之争  

2013-04-12 18:41:56|  分类: 步量关中★西安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争鸣】另眼旁观兴教寺申遗拆寺之争 - 拜罗依特 - 拜罗依特の废墟

       这两天,围绕着兴教寺因申遗而需拆迁寺内的部分建筑引发的争议在网上持续发酵,昨天竟然演化为寺院方发表声明要求退出申遗的闹剧,而网上反对拆迁之声不绝于耳,更由于南方系的介于,引发了南方系和环球系之间在微博上演的公知/五毛的口水大战,作为一个寻游文物古迹的爱好者谈谈我的一些看法。

(一)探讨搬迁寺内部分建筑的意义和用意

    目前网上持反对态度的网友基本是认为现有的寺院要整体拆迁,只留三座古塔导致塔/寺分离,或者担忧可能由曲江系围绕着三塔重新打造一个类似法门寺文化景区模式的不伦不类的新兴教寺。但目前从西安方面给出的搬迁计划说明可以明确,是部分拆除而不是整体拆除,搬迁拆除的只是生活区的僧侣住房,寺院的其它部分保持原样。拆除这些僧侣住房的原因是近年兴建的仿古建筑,不是古建筑,至于说这些建筑影响到了三塔生存就是无稽之谈了。

    是仿古建筑就可以拆吗?至少很多网友特别是反感那些人造仿古建筑的人认同了,但我觉得这只是一个借口,其实兴教寺内除过三塔以及少量民国时期兴建的建筑外,大多数都是近几十年兴修或重修的建筑,谁也不比谁高贵,凭什么要单拆僧房?如果说这些是修建在寺院中的宾馆或商铺等仿古建筑,那么为了申遗而拆除无可厚非,毕竟评审方最讨厌这些与古迹无关的东西,但如果是僧房我相信人家会认可,僧房作为寺院的一个组成部分是无可厚非的,问题出在那里呢?那就看看兴教寺的建筑格局。

    兴教寺位于少陵塬半山腰的一块平地上,导致寺院的空间有限,因此寺院无法按照正常的寺院格局南北纵向布局,而是东西横向布局。目前兴教寺的格局是内外两个院落,三塔以及附属建筑群在内院,而僧房位于外院。正常格局的寺院,僧房通常位于寺院的两侧偏院,不太会影响寺院整体布局。悲剧在于兴教寺空间有限,僧房等生活区无法与寺院分隔,于是从山门进入寺内的话,首先面对的将是外院而不是三塔所在的内院,于是位于外院的僧房自然成了某些人的眼中钉肉中刺。所以僧房被拆的原因是纯属美学方面的事情,而不是政府方面给出的所谓理由。

二)僧房动了谁的奶酪

    昨天兴教寺方发表退出申遗的声明,只能视为螳螂挡车之举,这改变不了国家将其列为申遗的计划。申遗是国家意志,是个政治任务,虽然我们一直在批评美国对外的霸权主义,但我们对内的霸权主义却是有过之而不及。兴教寺申遗是西安方面的面子工程,我不相信世界遗产评审方会对僧房有异议,只是那些僧房在某些人或者是领导眼里就是有碍观瞻,或者为了腾出美化寺院做形象工程需要,一切根源在于国人的虚荣心罢了。你看看所有城市规划,那个不是好大喜功式的规划建筑模式,容不得看似无序确充满生气的城市布局。对于兴教寺而言,拥挤的寺院满足不了某些人审美心态,唯恐如今寺院的格局和面貌跌了面子,更愿意按照自己的意愿装饰寺院,于是要拆寺院某些主体建筑不行,那我就拆生活区做美化工程吧。

    目前西安方面给出的补偿方案是在塬下为僧侣们解决住宿问题,当然在西安方面的声明中他们不会亏待兴教寺方,至少按原有的住宿规格对等或更高的住宿面积补偿。对于僧侣的生活而言就是麻烦些,白天到塬上的寺内正常宗教活动,晚上回来睡觉。2007年时西安方面通知兴教寺的申遗措施时,只提到对寺庙进行环境治理、周边道路硬化等,没有提及拆迁,但如今出台的措施却变成限令5月底完成拆迁,令寺院方有些措手不及,一方面僧侣们与寺同居的传统被人为割裂,另一方面搬迁的时间仓促,僧侣们的临时安置成了问题。我想最终的结局可能还是搬迁,胳膊拧不过大腿啊,目前寺院方的举措更像是与西安方面讨价还价之举。


(三)曲江系会袖手旁观吗

    曲江系和耿拆拆一样,在圈子内名声不太好,网上对于兴教寺拆迁的发对声浪中,隐含了对曲江系介入兴教寺的担忧,毕竟已经风闻曲江系磨刀霍霍,嘴边的肥肉怎能错过?打造一个兴教寺佛教文化区的预案已是呼之欲出。我对寺院围墙内倒不是太担心曲江系胡整,这方面由文物局和寺院方监管,加上寺内大部分建筑不动,留给曲江系折腾的空间也不大,因此搞不出什么名堂,而曲江系能施展的空间应该是寺院外。

    从公路到兴教寺所在的少陵塬下约有一公里多的路程,而这片区域是文物局和寺院方管不着的,估计曲江系是利用这片通往兴教寺的必有之路做文章,围绕着未来因搬迁安置僧侣住宿要新修的兴教寺下院,打造一个兴教寺佛教文化区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其实曲江系整得那个恶俗的法门寺文化景区,也是在法门寺院外另辟曲径,而不是在法门寺旧址。再整个法门寺那样的恶搞之作难说,但宽广的广场,林立的商铺这种烂俗规划模式是肯定可以预见的。

    从人文观赏角度看兴教寺,这一带的风光虽然称不上山清水秀,但也有一派田园安逸之美,目前的兴教寺和周围环境很融洽地在一起,其人文自然环境是身处闹市区的大慈恩寺(大雁塔)和荐福寺(小雁塔)所无法比拟的。想想未来的兴教寺的周边环境如同一个羞涩的村姑变为一个被涂脂抹粉出来接客的娼妇,我等也无力改变只能深深地悲哀,这是目前整个社会价值取向的事情,借用色影无忌的口头禅 —— 让我们师母已呆。

  评论这张
 
阅读(51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