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拜罗依特の废墟

旅行、摄影、历史、随笔、体育

 
 
 

日志

 
 

一个卡菲尔在斋月的甘青之旅(20)—— 南下临洮  

2012-11-22 20:47:11|  分类: 西北偏东★甘肃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卡菲尔在斋月的甘青之旅(20)—— 南下临洮 - 拜罗依特 - 拜罗依特の废墟

 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带刀。至今窥牧马,不敢过临洮。
—— 出自《哥舒歌》 作者:[唐]西鄙人

    白天的天色还不错,但睡到了后半夜就听到外面开始哗哗地下雨了,一大早离开宾馆去客运南站时,雨没停下得依旧还挺大。兰州客运南站因营运发往甘南的班车,对旅行者而言在市属几个长途客运站中名气最大,我住的宾馆隔条大街的路口就有发往南站的公交,光棍号 —— 111路。111路继续延续了我在兰州坐公交的金身不败记录 —— 趟趟有座,不知是否是周一早上要上班的缘故,穿过城区中心区时,车内已经挤得满满了,等到了西关十字人下了大半,但不久就又上来一群人,很多都拎着大包小包,貌似和我一样去南站。在111路途径的站名中没有客运南站,因为和甘工大相邻,站名就设在甘工大,看车内的人都拎着大包小包下车,忙问邻座的MM得知甘工大这站就是南站,赶紧下车。

   兰州营运的长途班车档次貌似比西安档次要高一些,发往临洮的班车在陕西通常只有远程或发往地级市的班车档次,宽大舒服。鼠曲草的博客提到南站所在的地方也是个高坡,因为甘肃工业大学的缘故而叫兰工坪,来时在公交上没注意,等班车出站下坡看了一下,坡度貌似很缓,如履平地一般,没那么夸张耶。从兰州到临洮走的是G75高速(兰州经广元至重庆),但目前只是才修到临洮,剩余的路段还在建设。班车一上高速就开始翻越皋兰山,路旁的标示牌不断地提示着上坡路段,快到一个隧道口时,突然停下来,堵车了。很快前方传来不好的消息 —— 有塌方。事后我才知道甘肃昨晚这场雨还不是最大,银川那边才叫大,和前些时候的北京一样几十年不遇,也是水淹银川,幸好今夏没去银川。

一个卡菲尔在斋月的甘青之旅(20)—— 南下临洮 - 拜罗依特 - 拜罗依特の废墟

    幸运的是前方塌方不太严重,等了不到一个钟头就通车了。翻过皋兰山很快就看见一条宽广的大河 —— 洮河,高速公路便一直和洮河并行,一直到临洮。不知是已经进入高原的缘故,望着远处围绕着山梁的云层,高度很低,有种触手可得的感觉。我要去的临洮县城就是因为毗邻洮河而得名,洮河历史上是大唐与吐蕃的边界,“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带刀。至今窥牧马,不敢过临洮”—— 可惜了哥舒翰,安史之乱中守潼关和廉颇守长平一样采用了老虎不出洞的战术,只是哥舒翰没有廉颇命好,有个替死鬼赵括主动垫背,唐玄宗没给哥舒翰派来个垫背的还下令出击,顶不住昏君压力的老将只能硬着头皮出战,在临洮铸就的一世英明,却毁于潼关。临洮的南大街还有一块不知何朝立的“哥舒翰纪功碑”,临洮在我的行程中只安排了半天时间,那天下着雨实在没心情找寻。

    临洮的客运总站倒是有前瞻性,修建在县城北面几里地远的空地上,下车问站内服务人员去康乐的班车事宜,对方操着一口难懂的临洮土话告诉我,去康乐的过路车1点半后就不能保证了,但并没有告诉我临洮有到康乐的直达班车,是在另外一个地方乘车,事后是马家窑文化馆的人告诉我,站内工作人员太本位主义了吧。

  评论这张
 
阅读(57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