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拜罗依特の废墟

旅行、摄影、历史、随笔、体育

 
 
 

日志

 
 

陕西各地古代书院(十)—— 榆林地区  

2011-09-10 11:22:24|  分类: 陕西★书院实地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榆林地区书院概述

    古代,陕北的教育事业与关中、中原乃至江浙一些地区相比,是较为落后的。库序少,生员缺,师资不足,通过科举选拔的人才自然远不如“江南才子”或“洛阳秀士”、“长安俊彦”那么历历可数。但在榆林这片土地上,从唐代到元代,以绥德为中心的诸州县也逐步兴立学宫办儒学教育。明清时期,榆林府、绥德州及下属诸县先后创办书院,促进了这一方土地封建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

    榆林的书院是在明代破土萌生、清代渐渐兴盛起来的。较著名的有雕山书院(绥德)、榆阳书院(榆林)、副11书院(米脂)、真乡书院(蓖州)、笔峰书院(清涧)等,共11所。其中明代创办的仅榆阳书院、龙图书院两所,其余均兴建于清代。这些书院主要为科举取仕服务,教授的内容以四书、五经等为主,教学内容根据师资和学子状况有深有浅。有些办得好的书院也具有藏书讲学的功能,为地方学界提供了谈文论道、吟诗赋词的场所。

    书院一般设院董会,由地方官和硕儒组成,推举或选聘富有才学的名儒担任“山长”(总负责人)和主讲、教习。书院多系官办,经费由府州县衙拨付一部分,也向地方富绅巨商募捐一部分。所得捐款发放商铺经营取息,或置办学田收租以供开支。入书院就读者为生员,由初步接受启蒙教育的童生(俗称文童或儒童)经过院试(府、州、县学入学考试)录取。生员名额(学额)限制很严,一般县的书院学额不过8人,最多也就是20人。府、州书院定额40人和30人。生员通过每年的省学岁试,按成绩由附生逐步晋为增生、席生,这当然就更少了。虞生是可以享受官府供给膳食的凛膳生员,优秀者可入太学(国家高等学府)深造,称为贡生。只有生员才有资格参加省学巡回主持的科考,合格者方能参加乡试,考取举人。举人经会试、殿试考取进士,方可完成“学而优则仕”,读书做官的过程。现以其兴办时序述之,以擒读者。

    今榆林12县(区),除清代尚无的子洲县,县县有书院,但有的办的出色,人材济济,有些不过是地方官绅为沽名钓誉而设,时兴时衰。学院主要办学目标是为封建统治培养“栋梁”,文人读书也在于用此“敲门砖”敲开做官之门。教育方法多“填鸭式”,科举也摆脱不了八股文束缚。但是,当时的文化人能做官者毕竟还是少数,一部分学业有成的人致力于学问或地方公益,为研究地方文史、教育后代、振兴陕北文风出过力,譬如各县的志书大多由这些人搜集资料、编纂而成。书院作为历史上教育的一种形式,应当客观地去认识,不能一笔抹杀。
  
    光绪二十四年(1898),光绪皇帝接受康有为等变法主张,诏渝全国将书院改为学堂,吸收西学教育内容。光绪三十二年(1902),榆林各地书院先后改为学堂,除绥德、榆林两地改为中学堂,其他均为小学堂,书院的使命随着光绪三十一年(1904)科举制度的除而结束了。


(一)榆林县

   【榆阳书院】
   
明弘治八年(1495)巡抚熊绣创建“榆阳书院”(地址在今榆林市第一小学),嘉靖二十一年(1542)巡抚张重修,并易名为“颐贞书院”,后于万历十年(1582)废。万历三十二年(1604),巡抚涂宗浚在文庙西(今榆林军分区院内)改建“兴文书院”,后又废。清乾隆二十三年(1758)知府屠用中倡导,地方官绅捐资赞助,在原址重修“榆阳书院”,恢复原名。嘉庆二十四年(1819)榆林知县陈俊儒,道光四年(1824)延榆绥道台颜伯焘,同治七年(1868)延榆绥总兵刘厚基都曾倡议并捐俸扩建。同治十一年(1872)刘厚基在榆林阵压回民起义的同时兴办书院,陕甘总督左宗棠特给书院“捐金二百,并颁书‘北学其先’四字用昭鼓励”。刘厚基即将左宗棠书“北学其先”刻成大匾悬挂于书院讲堂门额。刘在任期间,曾亲自主持“榆阳书院”,人称“刘山长”。道光四年(1824)起,将地方官绅所捐办学本银4319两、钱4457吊贷商生息,加上学田租每年共得息钱1456吊,作书院生员教学费用。光绪二十九年(1903),榆林知府光昭将“榆阳书院”改为中学堂。


(二)府谷县

   【荣河书院】
    府谷书院于清雍正年间(1723~1735)在城内元帝庙成立,后来迁于学宫偏东的训导住宅处。清乾隆三十四年(1769),知县郑居中阖邑绅士,在旧县城南门外山坡上捐建书院新址,计正房、东西房各3间,西厨房1间,门楼1座。因府谷在宋代政和年间曾被赐名“荣河郡”,且书院滨临黄河,山朗气清而得名,故取名为“荣河书院”。

    荣河书院继承历代教育思想,仍以儒家思想教育生员。办学目的是:“养成贤才,以供朝廷之用”。课程设置《四书》、《五经》,此外还学《增广贤文》、《龙文鞭影》、《幼学琼林》、《左传》、《唐诗》、《三国志》等。学制无固定年限,教学形式与私塾大同小异。书院设有山长、教习,主持书院的讲学教授各事。经费由地方官绅捐助。荣河书院首任山长阎廷林(县城举人),继任有阎发阁(县城举人)、阎亮阁(县城进士)、阎煜阁(县城贡生)、杨嘉德(县西关进士)、阎道行(县城举人)、苏挺(县城贡生)、张嵩年(哈拉寨野麻湾贡生)、王为垣、杨琛、尤董常等。


(三)神木县

    书院是藏书讲学的机构,也是文人学士进修研读的高一级学府。开设经学、史学、理学、文学、算学等课程。童生以上生员方可人院攻读。书院由山长、教习主持讲学、教授诸事,经费由地方官绅捐助。本县在清代先后有过希文书院、麟城书院、兴文书院,但因文化蔽塞、人才不多而时立时废。

   【希文书院】
    清康熙二十年(1681),陕西按察使参议、分巡榆林东路道台张衡捐傣在神木县署西侧建书院,以“希文”命名,是表明"士希贤,贤希圣,圣希天,此百川学海之意也。见张衡《修希文书院碑序》。雍正元年(1723)院址变动,更名鳞城书院,因神木为故磷州而得名。乾隆五十A年(1793)知县王文奎等倡议,地方绅士襄助,在县署西南新修兴文书院,在原书院处改办义学。清代,神木书院共培养举人50人(文11武39),贡生169人。


(四)横山县

   【怀阳书院】
    横山县原名怀远县,当地最早的学府是乾隆十四年(1749)由知县苏其烟在怀远县城东门内建成怀阳书院,乾隆二十五年(1760)改为固阳书院,以在圃长之南命名。道光二十一年(1841)改为岩绿书院。学舍有正房3间,东西书斋各9间。此外有大门、射圃、尚德亭等,中经乾隆二十年(1755)、二十五年(1760),嘉庆十四年(1809)数次维修。同治七年(1868)回民起义军攻破县城,学舍、书籍被毁,书院停办。光绪四年(1878)知县李赓伯弥补修缮,略加恢复。陕甘总督左宗棠又发给官版十三经等多种书籍。二十一年(1895)知县张子馥捐资购置经史子集、四库提要、小学性理百余种书,使它成为陕北藏书较丰的书院之一,并扩充学舍,复兴岩绿书院。原规定员额8名,后略有所增,经费源于400亩学田田租,清代培养出进士4人、举人20人、贡生94人。光绪三十一年(1905)维新变法,学部颁发兴学章程,通令各县成立学堂,县令章春芳就岩绿书院改建为高等小学堂。


(五)靖边县

   【龙图书院】
    明万历元年(1573),靖边所(当时靖边一带无县治,所、系、卫以下军事设置)兵备副使杨锦在靖边新城北山“范老关”处(传为范仲淹驻兵地,俗呼范老关)兴立龙图书院。万历九年(1581)观察使余之帧、总督徐三畏等捐傣在新城内重修学舍,更名新城书院,生员不过8人。清同治六年(1867),回民起义军攻克新城堡,书院同城内建筑一起毁于战火。后随县署迁建于镇靖堡,改为崇正书院。

    同治十一年(1872)县试取文武生员20人。光绪年间,地方官两次维修。光绪二十二年(1896)知县丁锡奎重视地方教育和风化改良,曾捐薪修葺书院,并每月初、月中亲往书院授课。明清间,书院培养进9人(文4武5)、举人46人(文3武43)、贡生74人。1920年,改称中山小学,是靖边县的第一所完全小学。1942年,诗人李季曾在这里当过几年语文教师。2004年,港人邵逸夫捐助20万港币,把砖木结构的教学楼改建成砖混的,改名为镇靖逸夫学校。


(六)定边县

    清代书院之设,盛于乾隆之世,为科举预备学校。学生习备举业,以应乡试为务,犹今之补习班。延聘明经行修之士为之长,秀异多出其中。

   【定阳书院】
    定边书院仅两处,且设立较晚。同治末年,署定边知县李殿爵以兴养之教不可偏废,因捐购房屋一所,题额名“定阳书院”,其地址即今定中附近。“继任署知县李世瑛,以书院有房无资,禀请发银五百两,易钱千串发商生息,复捐钱二百串,购地四百垧,以为书院膏火之费。于光绪元年(1875),知县李世珠呈请上司拨银500两,延师授课,后改为师范传习所。同年复改书院,营务处张刘文亦捐钱一千三百串,购红柳沟地六百垧,另购书屋一间,捐入书院。管带抚标副右营饶兆麟,也捐钱购地四百垧归书院”。定边学子原多去靖边上学,此后即在本县书院就读。清代,县内出进士1人、举人42人(文2武40)、贡生71人。

   【卫道书院】
    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署安边同知多龄,会同知县刘林立,捐款扩修安边育英义学,改称卫道书院。后改称初等小学堂,即今安边小学的前身。


(七)绥德县

   【雕山书院】
    创建于清雍正年间,院址在城东北疏属山山腰,因绥德旧为雕阴郡得名。乾隆三十六年(1771),知州舒元烺用州绅捐银763两,购前州官叶馨皆山亭旧居(今绥师校院内)为校舍,更名文屏书院。乾隆四十九年(1784),知州吴忠诰用绅士捐银1,899两购学田800余垧,并扩建书院,更名为重文书院。道光四年(1824),知州陈元煦又恢复原校名雕山书院,并倡捐廉俸2,000缗给师生作伙食补贴,还亲为众生“指授法门,一时属县诸生均附雕山会课,故门下多名士”。参见《新编绥德州乡土志》。

    道光二十二年(1842),知州江士松在原院址的基础上,改建了大门、东西斋房、讲堂,并在内宅窑顶新建文昌阁1座,整个校院呈长方形(改建后的校院见《城乡建设志》附图)。讲堂正中悬匾书“乐育英才”,

下置楹联:
    学问务高深秀发文山理水,
    科名期显达祥呈凤岭龙湾。

    雕山书院建筑宏伟壮观,校院布置很讲究。清道光年知州江士松在《重修雕山书院碑记》中说:“大门内隙地树以文杏,望及第也。二门内树以桃李,受春风也。讲堂下莳以牡丹、芍药,将离此者尽富贵也。内宅门内旧有玫瑰、槐培植之,存其固有荫自芳也。而广种桐、枣、柏、杂木于其后,亦蔚然而深秀、群然而竞起之意也。”

    同治六年(1867),书院毁于兵火。十一年(1872),知州汤敏用地方捐资5,000缗,重建书院。光绪二年(1876),书院开设诗赋课,并注重义理、道德教育。一般每月只讲两课,教学方法重在自学,遇到疑难问题互相研究或请教师解说。书院设山长(乾隆年间改称院长,晚清仍叫山长),直接由知州任免。山长除讲学之外,并总理院务。教师由山长聘请,多由当地有识、有望的绅士充任,特别是名儒张瑚树执教主讲期间,书院声望尤高,因此雕山书院成为陕北书院中办得最好的一所,它地处州治,吸引了周围各县才子入院攻读,培养出一大批饱学之士。清代,绥德出进士29人(文26武3)、举人84人(文54武30)、贡生268人。

   【龙文书院】
    校址在城南关(今榆林地区副食公司所在地),始末情况不详。道光年知州江士松曾在书院门书联:
    龙得方亨群才乐育,文明有象多士欢玩。

   【龙泉书院】
    清道光二十八年(1848),在本州城东北龙湾村新建书院1处,知州江士松写的“龙泉书院”4字,至今犹存。

   【龙潭书院】
    清同治十三年(1874),在本州城东辛店村新建书院1处,知州汤敏写的“龙潭书院”4字,至今尚在。


(八)米脂县

   【成德书院】
    乾隆初年,米脂知县叶咏林将原学宫改为成德书院,院址仍在东街,生员名额增加。道光四年(1824)知县王鸽花任,深感办学资金不足,便带头捐棒 并动员富户捐款。艾崇智等10余名热心者奔波数月,得款 2800绢(1绢为1000文),发商生息,资助书院,并改名固川书院,寓意文运久长,犹无定河水川流不息。六年(1826)王鹄再次集资300缗存入商铺生息,3年一取,作米脂应试生员的试卷费。道光二十九年(1894),商人高元修捐钱1000缗,交商生息,3年一结,得钱300缗,作为本县考生的会试旅费。光绪二年(1876),知县焦云龙申报上司拨款和自筹款扩建书院。光绪五年(1879)完工,余银600两、钱1100缗,贷商生息,作书院经费。此后,县内数次集资,扩建院舍,增加生员补贴。

    光绪八年(1882)绥德知州胡元照重学务,为米脂书院捐银300两,主讲高照暄(负农)体察此意,每月增加诗赋课一次;知县蒋居仁提部分公局款加旧存试卷费余息共300缗,发商生息,为儒生入州府学代送红费(酬金)。进士高维嶽也捐银300两,作为县内考生的乡试路费补贴。光绪十年(1884)知县骆仁主持修葺书院,并延请名师高照煦为圁川书院山长和主讲,使学风更趋浓厚。书院开讲日,除儒生外,其他文人亦来听讲,室内容不下,就立于窗前户外聆听。由此“学业精进,日异月新,边僻下邑而科名之盛,冠绝一时。”③光绪十五年(1889)至二十一年(1895),逢3次会试正科和1次恩科④及殿试,本县书院培养的高增融等5位举人相继考中进士,轰动陕北,受省内外学界青睐。清代出高钿等文进士9人,艾质素等武进士3人,李重华、谢奎壁等文武举人72人,赵嵩三等大挑举人5人,特科明通1人(冯宗洙)、孝廉方正2人(李朝阳、高增让)、贡生191人(拔贡22、优贡4、副贡8、恩贡岁贡157)。


(九)清涧县

   【笔峰书院】
    清乾隆十年(1745),知县沈逢舜改建旧察院(在今县城周家巷后侧),设立笔峰书院,取人杰地灵、文笔如峰之意,由于当时生员极少,院舍兼作公馆。乾隆三十七年(1772),知县杨永泽到任后,延请名师授徒,加意振兴登科者良多。嘉庆、道光年间两次扩建,生员有增。嘉庆十八年(1813),知县余继昌在县大门西,另购民房10余间,中作讲堂,旁为学舍,仍沿用前名。道光七年(1827),重修讲堂大厅1座、校舍14间。时在枣嘴河、贺家湾等7处,设有书院学田200垧。举人黄芝曾出任山长。培养出进士9人(文8武1)、举人108人(文81武27)、贡生183人。光绪二十九年(1903),书院改建为县高等小学堂。


(十)吴堡县

   【兴文书院】
    清嘉庆十九年(1814),知县张履程在县城南街始创“兴文书院”,二十五年(1820).知县陈元杰经理续修告成。道光九年(1829),知县刘函纲劝捐经费纳钱2000贯,发当商生息;又得贡生薛瑾捐地16垧;监生张仲魁捐地9垧,共收租息钱230余贯,供给书院开支。咸丰、同治年间,因时局混乱,书院时辍时续,光绪十三年(1887)。知县郑振声注重文教,躬亲课读,因按旧例经费不足,于是又倡捐百贯,先后本金计1000多贯,使书院复兴。
   
    书院设院董会,由县境乡贤硕儒组成,院董会推举“山长”,即负责人,再由山长筵请当地学行素著者任教。光绪三十年(1904),由霍九徽任山长、圭讲,再振学风。光绪三十二年(1906)执行“废科举,行新学”的诏令,将兴文书院改为“吴堡县高等小学堂”。
 

(十一)佳县

   【真乡书院】  
    清乾隆四十一年(1776),知州郑仔创建正乡书院(在学庙西)并兼任主讲,聘山长1人讲学(元代书院设山长,讲学之外兼领院务,清乾隆时改名院长,清末仍名山长)。清代葭州名士张星璐(民国《葭县县志》有传)等曾被知州聘掌正乡书院。州南螅蜊峪(今螅镇)有学田403亩,岁收租银8两;筹有经费二十余缗(制钱单位,1缗为1千文或1吊铜钱),储商生息,以资书院。清代,岁科两试定额24名,外增府学8名、廪膳生30名(月粮银96两,遇闰加银8两)、增广生20名。清道光年间,知州张景藩振兴书院,文风蔚起。明、清两代,境内考取童宽等文进士4人、魏长清等武进士3人;柴希高等文举人45人、刘开源等武举人22人;贡生429人。

注:上述资料均收录自各县县志和网络。

 

  评论这张
 
阅读(1466)| 评论(4)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