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拜罗依特の废墟

旅行、摄影、历史、随笔、体育

 
 
 

日志

 
 

奥运期间西行宁夏回乡十日纪行(五十)—— 贺兰山上的“海市蜃楼”  

2009-01-24 22:11:19|  分类: 西北偏北★宁夏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奥运期间西行宁夏回乡十日纪行(五十)—— 贺兰山上的“海市蜃楼” - 拜罗依特 - 拜罗依特の废墟

 贺兰山上植被很少,据说除了属于口少量的森林植被外,大部分地区都是光秃秃的石头山。由于山区干旱少雨,因此防火工作十分艰巨,当地在山里设有警戒线和护林队,严禁外人进入山区。西夏王陵区比临的贺兰山属于整个山脉的南端,海拔不是很高,但植被也十分稀少,放眼看上去没有什么树,山体只是被一些稀疏的野草覆盖。按常理这段没有植被的秃山是没有什么观赏价值,不过我却无意中看到了一些奇怪现象,我将其称之为贺兰山的“海市蜃楼”现象。

这个现象是四号陵到六号陵的路上无意发现的,起先是看到山上有一片焦黑,像是山火过火后的痕迹,于是想拍一张权当警世留念,等我弯腰取出相机后,再抬头却怎么找不到山包上刚才那片焦黑的痕迹,那片焦痕如同百摩大三角洲失踪的船只一样鬼一般消失。但等我走了一段路程,那片焦痕却又鬼一样出现。后来我才领悟到那片焦痕其实是由于光影的变化导致我视觉上的歧义,就类似于沙漠中“海市蜃楼”现象一样。那天光影色彩的变化特别多,源于太阳移动中时常被天空中的白云遮挡,陵台的色彩也因此发生不同的变化。看过别人的游记,推鉴落日夕阳下的陵台是西夏王陵最好拍摄时机,那种“日照金山”的效果最美,我那时已经对光影变化下陵台的色彩变化有所感受,可惜已经没有时间和精力等到夕阳了。看完六号陵后,我顺道又看了战备路对面的六号陵陪葬陵群后,沿原路返回三号陵。在烈日和酷暑的戈壁上呆了几个小时,晒得我已经没有兴趣继续看上午没看得艺术馆,刚走回三号陵旁的岔路口,就看见两辆搭载游客返回大门的电瓶车过来,急忙挡车直接将我拉回王陵正门。出了大门找到停在广场上的班车,那个售票员还认得我,很是惊讶我呆了这么久。

 由于要抽出时间去阿拉善左旗,因此西夏王陵的停留时间由最初的两天压缩为一天,距离三号陵五公里外的双陵没有去成,另外整理照片时才发现五号陵也没有涉足。看GOOGLE EARTH上的航拍图以及《西夏陵》书中的五号陵与六号陵的间距,应该和六号陵与M161陪葬陵间距相同,从M161陪葬陵走到六号陵就几步路,因此五号和六号应该相距不远,但在我印像中六号陵再往北附近就看不到啥,只是很远似乎有陵台,难道那片就是五号陵区?要是走到那么远去看五号陵估计没时间赶上返程班车了。另一种可能就是我将五号陵区误认为是陪葬陵区,看历史照片和资料五号陵区损毁比四号陵还严重,而且五号陵的陵台也塌陷的一半,没有其它几座帝陵的陵台那么正规。总之当时走昏头了,怎么将五号陵给遗漏呢?最后西夏王陵之行损失还不小,先是发现跟随我多日的水壶盖坏了,水壶是在网上军品户外店买的所谓高分子材料,看来还是塑料玩意,那天在陵区坚持凑合用了几个小时,喝完壶中水后被我废弃,另外就是随身携带的打印攻略还有宁夏地图从背包滑落丢失,幸好宁夏之行结束无关大碍,去左旗用处不大了。

 在走完西夏王陵后,我此次宁夏之旅也告于一个段落,整个行程最后一天半的时间将留给宁夏近邻阿拉善左旗。借用岳飞所做宋词《满江红》中的段落: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我将离开宁夏翻越贺兰山,前往阿拉善左旗,不是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更不是怀揣“待从头收拾旧山河”般的野心,只是为了一个愿望,去探询仓央嘉措人生最后的归宿之地。

  评论这张
 
阅读(558)|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