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拜罗依特の废墟

旅行、摄影、历史、随笔、体育

 
 
 

日志

 
 

基督最后的诱惑 —— 舒马赫F1职业生涯中的N大未解谜团  

2007-01-08 16:25:24|  分类: ★赛车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舒马赫F1生涯虽然退出F1车坛,但他留给F1的争论依旧没有结束,我这里所评判的舒马赫身上发生的事件,其背后的确切答案大多或许成为永远的谜。

一)94赛季英国站无视黑棋之疑

话说94赛季,此时统治F1十多年的四大天王已悉数离开F1赛场,舒马赫则在赛季前半程势如破竹遥遥领先竞争对手希尔。当7月10号在希尔的家门口英国银石站的热身圈上,舒马赫突然大脑发生“短路”做出令全场惊愕的举动,逆F1规则不顾加速超过希尔,并将其抛下10多米远独自领跑 —— 只是不知舒马赫此举是想对现场的英国观众开一个玩笑,还是向支持希尔的英国观众炫耀?

本场赛事监督估计也没遇到过如此狂妄举动,一时没了主意或者相互争执处罚的尺度,直到第14圈才给出处罚决定 —— 舒马赫要进站罚停5秒。引述红色一派MM见过的当事人Ross Brown和Steve Matchett回忆,当时赛会通知贝纳通车队的处罚决定是写在一张纸条上,内容只是“5 sec penalty”一句模棱两可的话。贝纳通方理解是在最后的成绩上加5秒,而没有通知赛道上的舒马赫进站接受处罚,但赛会的意思是要进站罚停5秒(我也觉得字面意思就是这样,怎么有车队那样的理解;看ESPN版该场录像,解说人得到的信息也认为是进站停罚,要么老布脑袋进水,要么车队明白含义故意装糊涂?当然,对于“5 sec penalty”是最后的成绩上加5秒的解释也是有后例。98赛季英国站最后阶段,赛会因舒马赫黄旗超车而判罚“10 sec penalty”,不过通知车队时比赛只剩下3圈,法拉利车队利用规则让舒马赫最后一圈进站接受处罚,由于法拉利的PIT在终点线后,舒马赫在PIT里已经完成冲线,其后的棒棒糖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事后,赛会也承认给出那个处罚没有意义,但也有人建议还是应该对舒马赫处罚,在他比赛成绩上追罚20秒以示公平,只是FIA没有接受)。

在看到舒马赫没有执行处罚的意思,赛会加大处罚力度,在第22圈出示了黑旗。一见黑棋老布急得坐不住,立刻派人拿着纸条去跟赛会监督解释,赛会倒也宽容接受解释取消黑旗,让舒马赫执行先前罚停5秒处罚了事。不过事后,FIA却针对此事加大处罚力度,抓住舒马赫无视黑棋继续比赛的事实判罚,不但取消该站成绩而且追加停赛两场。舒马赫为此喊冤 —— 他当时没有看到黑棋,当希尔知道舒马赫的辩解后就嘲讽道“如果舒马赫在银石没看见黑旗,那么就应该由于失明而吊销他的参赛许可证”,舒马赫听闻大为不快并由此引发两人间的口水战。不过希尔日后的队友维伦纽夫却站出来以实际经历为舒马赫“辩解”,在三年后的97赛季日本站上,积分领先的维伦纽夫却因为排位赛黄旗不减速而被取消成绩,事后维纶纽夫的辩解也是“我没看见黄旗”,那么舒马赫到底看到了黑旗没有?


二)94赛季澳洲站故意撞车之嫌

    94赛季后半程,舒马赫在前半程遥遥领先的积分优势被FIA的一系列组合拳打得荡然无存,原本欧洲站拉开一点差距,但其后车队策略的乌龙丢掉了日本站的胜利,眼睁睁看着希尔把差距又缩小到一分。最后一场澳洲站前,有关两人之间是否会重演当年普罗斯特和塞纳决战便撞车的一幕,也是媒体间私下揣测的话题,然后这一幕还是发生了。比赛至第37圈,舒马赫的赛车过弯时车轮吃路肩太狠突然弹起,赛车失去控制冲出赛道蹭到路边的水泥防护墙。舒马赫虽然努力把赛车驶回赛道,速度却明显慢下来,一直尾随舒马赫的希尔迅速迫近并试图在弯角超车,但舒马赫却强行关门,此刻赛道两边就是防护栏而没有缓冲带,希尔赛车无路可走只能硬生生撞上舒马赫的赛车。舒马赫的赛车当即退出比赛,希尔赛车的前悬挂严重损坏,虽然他勉强把赛车开回维修站,但于事无补也不得不退赛。

赛后,舒马赫对撞车的解释是 ——“当时我的赛车已经严重的转向过度,在那个弯角拼命地靠向一侧,赛道的条件不允许,我已经没有办法控制赛车”。希尔和威廉姆斯车队虽然向FIA提出了申诉,但FIA以证据不足为由驳回申诉,舒马赫最终以一分的优势获得世界冠军。对于舒马赫行为的质疑,有趣的是还是维伦纽夫站出来“作证”,不过这次他在替希尔说话 —— 三年后的97赛季赫雷斯收官战,舒马赫用相同的动作对他侵犯被判违规,并最终在各方舆论的强大压力下承认了作案动机。不过事后舒马赫并不想承认,“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发现自己干了什么。我以前或许不愿意承认。开始我真的以为雅克不是在我前面,那么我封堵是允许的。当时有很多事例证明我原本的看法。比如我们被比赛管理员叫过去,他们判断那是一个正常的比赛事故。没有什么特别严重的,他们说,而我想:你们看,这正是我刚才认为的”,但在蒙特泽莫罗责问后,舒马赫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于是承认了过错。

“甚至常有车手在热身圈里超车,虽然形式上那是被禁止的。不过没有人注意,那种做法是可以接受的。或许在足球运动中有一个更好的例子。球员们在禁区内故意摔倒以得到点球机会,在德国,很长一段时间内这都被认为是相当聪明的做法。突然间,他们为此受到了严厉批评。那就是刚开始我对杰雷斯事故的感受。”对于舒马赫的想法,《Michael Schumacher:Driving Force》一书中认为 —— 迈克尔是看着塞纳和其他车手蓄意猛撞对方以阻止对手取得胜利的种种事件成长的。在那些日子里,这种行为被认为是比赛的一部分,观众点个头眨下眼睛就接受了它。

虽然97年的撞车已是盖棺定论,但舒马赫对于94年的旧案却始终缄默讳言。


三)99赛季英国站撞车事故之谜

99年的英国站前舒马赫颇有点内外交困的味道,首先连续两站遭遇退赛和赛车故障使得原先领先的积分被哈基宁反超,接着法拉利车队内部又出现了不和谐。由于上一场法国站中,当舒马赫的赛车发生故障时,埃尔文迫于车队指令没有超车,不甘心做配角的埃尔文本站比赛前声言要与舒马赫平等竞争而不会让车给舒马赫。前者使得舒马赫与当年塞纳出事前的心理状态类似,而后者又似乎再重蹈82年老维纶纽夫事故前车队内部状况的覆辙。比赛开始后,拿到排位第2的舒马赫起步不佳,接连被DC和队友埃尔文超越,其后舒马赫试图超越埃尔文,但埃尔文坚决不让,于是赛道上出现了两部红色法拉利相互飚车的罕见一幕,一直僵持到斯托维弯前,舒马赫终于从内道强行超越埃尔文,超越后舒马赫突然轮胎锁死并笔直地冲出赛道扎入轮胎防护墙。。。。。。。。。

造成事故的原因是赛车刹车制动系统失灵,舒马赫在银石遭遇的刹车故障不是他F1生涯第一次碰到,也不是最后一次发生,但却是最致命的。舒马赫几乎在翻版当年塞纳在伊莫拉的车祸,所幸的是舒马赫碰撞的是轮胎墙,而塞纳撞击的是水泥墙。塞纳的驾驶杆和舒马赫的刹车都诡异地出现问题,当然从现象上都是偶然故障,但深层次的原因呢?如果当时舒马赫前面是DC或哈基宁,舒马赫会如此激进地超车吗?老维伦纽夫如果不是和队友Pironi的矛盾,也就不会在排位赛中为了击败队友而贸然去超Mass,结果导致意外。我认为舒马赫在那个时刻心态也是失衡了,当你心态失衡的时候,往往就会有诡异的事情发生。老维伦纽夫是,塞纳是,舒马赫那一刻也在劫难逃。


四)99赛季日本站舒马赫是否放水之猜?

当舒马赫在银石遭遇车祸基本退出冠军争夺后,99赛季F1冠军似乎非哈基宁莫属,不过势态的演变却令大家大跌眼镜。没有舒马赫这个竞争对手的哈基宁反而失去了对局势控制,非但没有一统天下反而是群雄并起天下大乱,DC、埃尔文、弗伦岑等人均有机会冲击世界冠军,直到最后一站铃鹿赛前,埃尔文在复出的舒马赫帮助下竟然反超哈基宁4分,法拉利连续第三年有机会争夺车手总冠军,但候选人不是舒马赫。此时的舒马赫内心也面对的一个抉择 —— 是帮法拉利成全车队盼望了20年的车手总冠军,还是放哈基宁过关让小人埃尔文空欢喜?

那天的比赛结果皆大欢喜,哈基宁拿下日本站冠军从而蝉联车手总冠军,法拉利拿到阔别16年的车队冠军,只是让埃尔文空欢喜一场。比赛中,舒马赫和哈基宁之间一直波澜不惊,虽然舒马赫赛前赛后的言语行动中表现出强烈的取胜欲望,但我始终怀疑舒马赫的取胜欲望。舒马赫或许暗自庆幸受伤之前的法国站,要是当时没有车队指令,埃尔文超过当时发生赛车故障的舒马赫而多拿了一分(这也算法拉利车队指令的一次失败案例吧,嘿嘿),日本站最后阶段舒马赫就面对必须让车给埃尔文的尴尬局面,成全后者成为世界冠军是不是自己,这对于舒马赫本人在法拉利奋斗的莫大讽刺。舒马赫会甘心吗?更多的评述见我下列的参考文章 —— 99赛季末舒马赫主演F1版的“捉放曹”。

如果你是舒马赫,你会选择暗中助哈基宁问鼎,还是甘心协助埃尔文为法拉利赢回一个不属于自己的车手世界冠军?

【参考】99赛季末舒马赫主演F1版的“捉放曹”  作者:拜罗依特
http://ourf1.163service.net/user/script/forum/view.asp?article_id=605284


五)2000赛季意大利站新闻发布会上失态之惑

2000赛季意大利站,获胜后的舒马赫在新闻发布会上当被问及“这个让他和埃尔顿?塞纳打平的第41个分站冠军,对他是否意味着很多”时,车王突然情绪失控。事后,很多人将舒马赫的失态归结于塞纳,不过与塞纳有关或许应该在依莫拉或圣保罗,而不是蒙扎,为什么舒马赫没有在那里表现出因塞纳而失态,事后舒马赫解释或许道出端倪:“对我而言,那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此前的比赛中发生:两次中途退出,两次第二,而这几场比赛我们都曾希望获得胜利,我们不能赢得冠军的恐惧又出现了。在这里,蒙扎,赢得一场对我而言意义非常的比赛是多么重要,沉重的思想负担终于卸下来了。我在颁奖台上能够感受到车迷巨大的热情。我想到了我所尊敬的埃尔顿?塞纳,还有他在1994的去世 —— 所有这一切都涌进了我的脑海。那个受伤的消防员,我直到后来才听说他令人悲伤地去世了。比这些更重要的,同一天下午,我的一位老朋友心脏病发作。心里盘积着一种很怪的混合情绪,不管怎样它总是要爆发出来的。”

    你从舒马赫解释中明显看出塞纳不是让舒马赫失态的主因,充其量就是一根导火索,而真正的炸药包则是比赛的残酷压力让舒马赫失控。在过去的几年中,为了这个车手冠军,舒马赫为此付出的太多。几次和冠军失之交臂,遭遇车祸的打击,当年“加盟车队三年后为法拉利赢得车手冠军的豪言”眼看成了镜中花。等待了5年,终于在本赛季看到胜利的曙光,但赛季初期遥遥领先的成绩,却因为一连串意外而付之东流,积分反被恢复过来的哈基宁反超,舒马赫压力太大了。面对冠军争夺的巨大压力,车手在某个因素的引导下就会突然出现出人意料的情绪失控,和舒马赫一样,哈基宁在前一年就给车迷显露了这一幕,只是两人对压力的释放形式也不同,哈基宁是在比赛失败后的发泄,而舒马赫是比赛胜利后的发泄,本赛季阿隆索在巨大压力下也有发泄,不过他选择的是抨击而不是痛哭。


六)02赛季奥地利站舒马赫颁奖台上反常之举

2002年奥地利站上,就在冲线前的一瞬间,领先的巴里切罗赛车忽然减速,一直跟在他后面的舒马赫冲了过去获得冠军。对于这样的场面,常看F1的车迷早已是司空见惯,不过这次与以往不同,舒马赫赛后在颁奖台上反常的举动让原本属于车队内部的事宜公至于众。赛后,巴里切罗不得不“揭发”—— 是车队示意叫我让开的,我不得不尊重车队的决定。虽然我个人非常不希望把位置让出来,但是我还是按照指示做了。据说让车的命令是托德直接下达的,但托德也是接到了某上层人物的指示不得而为。

事后很多人把此事算作舒马赫的一个污点可是冤枉车王了,因为让车在法拉利车队是有着悠久的历史传统,不是舒马赫时代所独有的(有好事者可以整理一部法拉利的让车史,和国人乒乓球的让球史并书为世界体育史上的“旧约与春秋”),所有的安排都是车队策划执行,但此次让车在时机把握上车队和车手发生了争议。舒马赫事后也说出了反对理由“我知道车队的这个决定会令大家感到不满,但是想像一下,如果我们如果在赛季末仅仅因为几分而丢掉个人冠军,那车队的处境将会更加难堪”。舒马赫在经历过94年的被罚以及99年的赦免事件,深知FIA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幕后操控局势的黑手厉害,于是在颁奖台上率先“自首”,以表明他对此事的态度,冀以期望避免FIA借此发难。

问题是,如果舒马赫不在颁奖台上出演那幕,而是像已往那样走个形式,FIA对让车会兴师问责吗?同样前一年的奥地利站,巴里切罗也在终点线前让车给舒马赫,不也平安无事。舒马赫此举无疑在光天化日下让车队和某些人难堪,对法拉利而言舒马赫是极不负责任。记得电影《教父》中,教父对大儿子托尼在谈判中流露出与本方观点不一致的话语大为不满,内部无论有什么争议,对外一定要保持口吻一致,黑帮如此,现实工作中也是如此,我们公司就对此有明确的规定。不管舒马赫的意图和结果是否有利,也就是舒马赫自作主张不会被车队惩罚,换作别人想必就别在法拉利混了。巴里切罗在03赛季结束后,车队迟迟不愿与之签约,让车事件的表现也是其中一条重要因素。


七)06赛季摩纳哥站排位赛舒马赫事故之争

很久没有成为争议焦点的舒马赫,在06年的摩纳哥再次成为焦点。在排位赛结束前的最后一圈,舒马赫的赛车在La Rascasse 弯突然诡异地出现失误并停下。舒马赫赛后解释道“很不幸,我锁死了车轮,于是拐弯拐大了,出现这样的情况后我不知道改如何继续。当时我并不知道其他车手的成绩如何,核算成绩后他们告诉我取得杆位,实话说我们没有预料到会获得杆位”。但排位赛后,摩纳哥站赛会经过7个半小时漫长的讨论终于对排位赛的结果做出裁决:判定舒马赫最后一圈故意阻挡竞争车手,剥夺他的杆位成绩,并且处罚舒马赫从最后一位起步。同时,根据F1竞赛规则,赛会不接受法拉利的任何申诉请求。

    赛后对于舒马赫是“故意”还是“失误”引发的口水战以及专业人士的各方评论,因为时间距今不长,就再不在这里多说了。或许前ITV评论员Tony Jardine对舒马赫在摩纳哥事件中的表现评述最贴切,“舒马赫只是钻了规则的空子(professional foul),而他也已经为此付出了代价。我并不宽恕这种行为,但是他已经得到了惩罚,那些谩骂舒马赫的媒体们应该认清这只是一次利用规则却没有成功的案例而已。作为一个演员,他表现得太笨拙了,要说服裁判,他应该把车撞上墙才对。”

注:我引用的Tony Jardine的话时作了删节,全文可看:
《前ITV评论员Tony Jardine对舒马赫事件的评论》,F1自译新闻版区
http://ourf1.163service.net/user/script/forum/view.asp?article_id=1548773


八)06赛季舒马赫退役原因之探

“简单地说来,这是我最后一次参加蒙扎站的比赛。我决定在今年年底退休。这是一个特别,真的很特别的时刻,三十多年来赛车运动给了我许多。我喜欢每一个单独的时刻,无论它是开心还是悲伤。是它们让我的人生变得如此特别。”—— 当舒马赫在蒙扎赛后新闻发布会上脱口而出的一段话,关于围绕着车王去留的揣测终于得以最终水落石出。

舒马赫做出退役的决定也应验了他以前说过的话“如果在F1赛场上他不在取得胜利,他将选择离开”。2005年,舒马赫在94年以来除特殊的96和99年外的F1赛季第一次做了配角,06年前半赛季的结果也正式确认了舒马赫已无法独步F1的事实,于是在美国站后下决心去兑现先前的诺言。但舒马赫有个“私心”,要带一个世界冠军光荣退役。对于冠军最终归属的不明朗,使得舒马赫一度希望将宣布时间推延至赛季结束,因为在不能确保年度冠军的前提下让舒马赫最终表态,他的确为难。对于蒙扎赛后宣布他最终决定也有两个时间表,其安排无非就是根据比赛的结果,最后再推断一下未来三站的形式而做决定(结果明朗,马上宣布;结果不明朗,再考虑一下)。如果蒙扎比赛结果和铃鹿站结果对调,那么舒马赫在退役问题上的决定是否也会来个大翻盘?

我相信想知道舒马赫退役幕后还隐藏着什么的车迷不在少数,只是个人想了解的角度不同而已。

小  结:

F1近年历史上,塞纳曾经对90年他与普罗斯特铃鹿撞车中的蓄意行为作过声明,库特哈德在98年SPA与舒马赫撞车事件中一度否认其蓄意行为,但6年后的纽伯格林,他在被阿隆索用一个相似举动惊吓后做出忏悔,承认当年的确有不良动机。但舒马赫和他们不同,以他为人的原则,舒马赫是从来不会对其所作行为做出任何自我评判,因此指望他像塞纳或DC那样对自己先前的行为做出忏悔或希望的答案是绝对不可能的,舒马赫就是舒马赫,在他身上发生的谜团是永远无法解开。

 

结束语:

那天晚上之后,再没人见过阿信,也没有人再说起过这件事,简直像没有发生过一样。其实,大家心里都知道,不管是五年还是十年之后,只要让社团知道了,我们都要付出代价,规矩就是规矩!—— 选自香港电影《枪火》结尾的旁白。


注:本文中引用舒马赫部分原话资料,源自www.f1-king.net网站上刊登,由Theone同学翻译的《Michael Schumacher:Driving Force》一书,特此表示感谢。

  评论这张
 
阅读(701)| 评论(5)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